首頁    |    學校概況    |    教研動態    |    名師薈萃    |    學生園地    |    德育專欄    |    視頻直播間          
現在位置:-關于新課標“學習任務群”和“整本書閱讀”的思考  

關于新課標“學習任務群”和“整本書閱讀”的思考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張琴   時間:2017-12-1

           2017 年9月新一輪高中課改已在北京、上海、浙江、山東兩省兩市率先開展,2018年將在全國全面推廣。目前國家新課標正在調研,預計2017年底新修訂后的語文課標頒布,2017年8月,統編高中新教材啟動,2018年即將全國推廣。語文新課標更關注學生的語文核心素養,“學習任務群”和“整本書閱讀”是本次高中語文課程標準修訂過程中提出的概念。它超越以往單篇教學的思維范式,更為注重語文學習的情境性、綜合性和實踐性,力求發揮語文課程促進學生核心素養發展的整體功能。
        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征求意見稿)[S].內部資料.修訂后的高中語文由必修、選修Ⅰ和選修Ⅱ三類課程構成。必修課程安排7個任務群,選修課程Ⅰ和Ⅱ均安排8個任務群。三類課程有4個共同任務群,即“語言積累、梳理與探究”“整本書閱讀與研討”“當代文化參與”“跨媒介閱讀與交流”,它們貫穿于高中三年的語文課程。此外,必修課程還包括“實用性閱讀與交流”“思辨性閱讀與表達”“文學閱讀與寫作”3個任務群;選修課程Ⅰ還包括“現當代作家作品研習”“傳統文化經典研習”“外國作家作品研習”“科學文化論著研習”4個任務群;選修課程Ⅱ還包括“現當代作家作品專題研討”“傳統文化專題研討”“跨文化專題研討”“學術論著專題研討”4個任務群[1]。4個共同任務群在三類課程中緊密聯系、各有側重;選修Ⅰ和選修Ⅱ的后4個任務群在名稱和內容上比較相似,但具體內容、學習要求和實施方式略有差別。選修Ⅰ主要關注任務群的覆蓋面,強調學習的廣度;選修Ⅱ主要選擇任務群中的某個點深入鉆研,強調學習的深度。
 

         在即將到來的一輪全新的課程改革中,任務群將成為教師教學、學生學習的重要指導。
一、關于“學習任務群”的理解和思考
        新的高中語文課程標準預計年底頒布!新課標最大的亮點是提出“學習任務群”!“學習任務群”將改善語文教學內容,改善語文學習方式!這意味著作為教師的我們將要轉變教學方式,需要未雨綢繆,研究學習任務群。如何理解新課標?如何落實任務群?如何策劃專題學習?這些將是2018年以后高中語文教師必須思考的問題。學習任務群不是一個靚麗的新概念,也不單純是一種學習內容的組合方式,而是融合語文課程諸要素、落實語言實踐活動的載體,是建構新的語文課程體系、培養學生核心素養的突破口。
        高中語文教師要適應學習任務群的要求需做好三方面準備:一要有“任務”意識,善于將學習內容變成學習任務;二要增強“聯系”意識,用任務群的整體目標統攝不同的學習內容和學習活動;三是提高“統籌”能力,恰當處理不同任務群之間的關系,使其互相滲透、互相支撐,共同指向學生核心素養的培養。學習任務群的提出為促進語文學習回歸其綜合性、實踐性的本質創造了有利條件.
            對“學習任務群”的理解:語文學習任務群的理念是針對以往抽象的語言知識、孤立的文本理解和單純的課堂教學等局限提出的。“語文學習任務群”的關鍵詞是“任務”,從“學習內容”到“學習任務”,雖然一詞之差,它卻是語文學習在本體定位上從知識-文本向語言實踐活動轉化的重要標志。
         一項學習任務一般應具備以下幾個特點:(1)目的性,即語文學習活動是為了實現一項語言表達或交際目的而采取的主動的、有意義的活動,而不是盲目的學習或僅僅為獲得考試成績;(2)真實性,即無論是語言學習的情境、材料,面對的交流對象,應具有一定的真實性,至少應與日常生活中實際的語言實踐活動相似或相關;(3)過程性,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也就是實踐的過程中獲得發展,而不是僅僅知道結論;(4)整體性,即在一個單位時間里(比如一節課),圍繞一項語文學習任務,完成完整的語言實踐活動,而不是完成毫無關聯的碎片式學習。
當一項學習內容變成學習任務以后,學生成為完成任務的主體,他們置身于真實的語言交流環境中,不僅學習興趣會大大提高,還能創造性地使用語言、實現知識和能力的建構,因而也更利于語言素養的養成。當然,我們教師的教學角色也會隨之改變,即由原來的知識傳播者,變成“學習的計劃者和組織者,學習方向、指導和資源的提供者,語言和與語言相關行為的示范者,開展活動的協調者,探索知識、開發學習技能和策略的指導者和同伴,為學習者提供恰當反饋的評估者和記錄者”。教師由學習活動的中心舞臺轉向了幕后,這與錢夢龍老師在“三主”理論中提倡的教師要做“導演”的主張是一致的。
        如何實現任務群的教學,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教師該怎么做?將抽象的學習內容轉化為有真實意義和目標的學習任務,是實現任務群教學價值的關鍵。國外有學者把任務語言教學的特點歸納為五個方面:(1)強調通過交流來學會交際;(2)將真實的材料引入學習環境;(3)學習者不僅注重語言的學習,而且關注學習過程本身;(4)把學習者個人的生活經歷作為課堂學習的重要資源;(5)試圖將課堂內的語言學習與課堂外的語言活動結合起來。這些特點也可以看作教學設計原則。我們進行教學設計的時候,不妨運用以下幾種方法改造學習內容,使其具有學習任務的特質:
        1.將學習活動置于一種真實的情境中。比如學習李白的《將進酒》、杜甫的《登高》、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單純地分析一首詩的意蘊、格律、修辭,就不如安排學生為某個讀者群或某個文學刊物推薦一首唐詩代表作,并闡釋推薦理由。“推薦詩歌”需要理解意蘊、分析特點,還要交流不同看法,還要考慮接受對象。在推薦的過程中,學生也完成了對多個詩歌文本的學習,“推薦詩歌”就是一種典型的任務情境。
        2.為學生設置一個溝通交流的對象。比如議論文寫作,單純地講解議論文的特點和說理的技巧,可能就不如引導學生針對“城市管理中遇到的問題”,或“勸說人們遵守社會規則”等話題開展寫作活動。后者顯然對提高學生的說服能力、語言運用能力更有效。
        3.讓學習過程圍繞一個學生可能感興趣的核心問題展開。比如學習李密的《陳情表》,可聯系諸葛亮的《出師表》,可以圍繞“怎樣評價作者的‘忠’‘孝’”來組織教學。再如學《報任安書》,可與《離騷》《漁父》聯系,讓學生圍繞“怎樣評價司馬遷的‘擇生’與屈原的‘擇死’” 來組織教學。
        4.讓學習與生活發生聯系,成為彼此的一部分。比如學習“《史記》選讀《論語》選讀”之類的文本,就可以采用“以司馬遷的史學觀及論語解釋生活、以生活評判司馬遷的史學觀或論語”的方式,引導學生走進文本,加深對文本和社會生活的理解。
總之,要求我們教師心中應該有任務群的意識,注意站在培養學生核心素養的角度理解不同語文學習任務群的關系,考察學習材料和設計學習活動,避免那種單純的字詞理解、手法分析和寫作技能訓練。不同學習任務群具有相對的獨立性,在學習內容和培養目標上又存在融通交錯的關系。因此在教學中,不要孤立看待單個學習任務群,也應避免在學習內容和學習方法上作簡單重復,而應通過整合任務群的核心內容互相滲透、互相支撐的功效,合理處理好任務群學習廣度和深度的關系,這對我們是不小的挑戰。
        二、關于“整本書閱讀”的理解和思考
2017年即將頒布施行新修訂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中指出:以語文核心素養為綱,以學生的語文實踐為主線,設計語文學習任務群,共設計了15項學習任務群,構成了必修、選修Ⅰ和選修Ⅱ三類課程的學習目標和內容。其中“學習任務群2”,就是“整本書閱讀與研討”,“設置本任務群旨在引導學生通過閱讀整本書,拓展閱讀視野,反思自己的讀書習慣,建構閱讀整本書的經驗,形成適合自己的讀書方法,提升閱讀鑒賞能力”。
        北京中、高考考試內容改革已經走在全國的前面,尤其是高考語文命題的變化進步十分明顯。例如,北京已把《論語》《紅巖》《紅樓夢》等12部經典(整本書)閱讀的考查明確列入高考語文考試范圍。
        經典整本書閱讀,應該著重閱讀過程的落實。只有學生真正閱讀進去了,有了自己的閱讀體驗,才會有自己的感悟、思考和收獲。經典對閱讀者的熏陶,是在閱讀者閱讀的過程中春風細雨潤物無聲式實現的。經典閱讀的考查,要的不是結果,不是高分,而應該是這個享受閱讀經典的過程和閱讀體驗中潛移默化的熏陶。也只有這樣的閱讀經典,才能真正以經典熏陶人,達到立德樹人的目的。
        經典整本書閱讀,現在已經風行了,市面上已有各種“經典整本書閱讀推薦書目”。這次,北大附中周曉明及康中梁斌老師作了經典閱讀公開課,我認為他們做了很好的引導。對經典閱讀,我們除了高度重視,跟上新一輪高考改革和新修訂的課標要求外,還要結合我們臨猗中學校的學生學情深入思考四個問題:一是讀什么經典的問題;二是怎么讀的問題;三是閱讀時間保證問題;四是讀書收獲如何考評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關于讀什么經典的問題。北京市高考規定了12部,(《紅樓夢》《吶喊》《邊城》《紅巖》《平凡的世界》《老人與海》《論語》《三國演義》《四世同堂》《雷雨》《歐也妮•葛朗臺》《巴黎圣母院》),除《論語》外,余下11部全是小說,我個人覺得視野是不是太窄了?古人讀書有“經、史、子、集”,今天也常說“文史哲不分家”,為什么不擴大類別范圍,擴大數量。而且,本人覺得除了小說文學的感染熏陶容易起作用外,歷史和哲學方面與大師對話,更能提升學生的思想認識和思考能力,甚至有振聾發聵之效應。我們的學生思想太單調、太貧乏、太膚淺,幾乎不讀書。所以,我們應結合我們臨猗中學的學生閱讀實際,應盡快制定適合我們學生自己的閱讀書目。這點希望能與吉振峰、史曉明老師協商。
       第二個問題,關于怎么讀經典的問題。經典整本書閱讀的課堂,要展示的應是學生自己閱讀過程中形成的適合自己的個性化閱讀方法、閱讀習慣和閱讀興趣點,而不應是教師強加的引導、指導和交待的方法;要展示的應該是學生閱讀過程中的個性化閱讀體驗、感悟、思考和收獲,而不是教師提供的為應試準備的經典閱讀問答題標準答案。現在,新課標的“15項學習任務群”的部編教材還沒有出來,我們用的還是蘇教版教材,課內時間用于精教課文,應付考試,大部頭經典整本書閱讀還不能擠入課內閱讀,只能在課外讓學生自己閱讀完成。因此,教師的“引導”,只能是檢查督促學生落實讀書過程,以及隨時地給學生“答疑”“點撥”,與學生一起“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教師的引導,只能是過程性的,粗略的,如果硬要強加一些方法和要求,越具體對學生的閱讀干擾可能會越大。教師的引導,應該是如何激發學生的讀書興趣,如何順著學生的讀書興趣和讀書習慣相機提出一些要求并檢查,以落實讀書過程。
        第三個問題,關于閱讀時間問題。僅以北京12部高考經典來看,學生要擠零零碎碎的時間,斷斷續續地看完這12部,恐怕需要3到5年的時間。等到新課標包含“整本書閱讀與研討”的15個學習任務群新教材出來后,我想那個閱讀量會更大!哪來時間讓學生完成閱讀任務呢?要知道現實是我們的學生學習任務太重,作業太多,根本沒有什么課余時間去讀課外書的!趁新一輪高考改革和新修訂課標,也希望我們學校能每周增加一節閱讀課。沒有讀書時間,哪來讀書過程?沒有讀書過程,哪來讀書體驗?沒有讀書體驗,哪來讀書熏陶?要讓學生有讀書時間,絕不只是語文教師的事,是各科學習、作業時間協調的事,是學校課程時間協調的事,希望領導考慮。
        第四個問題,關于經典閱讀如何考評的問題。用高考去考查經典閱讀,能真正考評經典閱讀的效果嗎?一套語文試題,如何考查經典閱讀?一套語文試題,如何考查語文核心素養?這個問題,是專家教授們的問題了,但是,與學生交往最多的,對學生為人道德、思想品質、人格精神、文化品位了解最多的,永遠是我們語文教師。經典閱讀學生讀過沒有,經典的思想精神對學生有什么熏陶,語文教師從學生平時的隨筆作文、言談舉止中,看得最清楚!然而這些,在高考應試的答卷上卻很難看出來。高考經典閱讀考評問題影響著一線師生的閱讀行為。
       我認為,就是課內課外陪學生一起讀,落實讀書過程,這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有了充實的讀書過程,有了讀書的真實體驗,才會有后面的一切——感悟、熏陶、立德樹人。
       結合名師組織學生展開整本書閱讀的實踐,我認為整本書閱讀的操作辦法不是關鍵,關鍵是學生要有閱讀信仰和閱讀時間。語文教師們,請與自己的學生同讀一本書吧,陪著學生課內課外扎實地讀,與學生一起“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唯有如此,才是正途!
       但是,無論是放置于當前還是未來的課程體系中,開展整本書閱讀教學都面臨諸多挑戰。   
       1.教材如何與整本書閱讀對接  我們將整本書閱讀引入日常教學,一個首要的問題就是教材如何與之對接。從我們學校當前情況來看,將整本書全部放進課堂也不現實,最可行的辦法是在教材篇目中滲透整本書閱讀理念,由課內向課外延伸拓展。   
       2.課堂教學如何融入整本書閱讀  從課堂教學來看,整本書閱讀同樣面臨挑戰。比如,我們教師忙于教育教學工作,本身就沒有多少時間閱讀整本書;在現有評價機制內,教師的投入和收效不一定成正比;學生的閱讀方式、感受、經驗等都帶有個性色彩,難以在教學中評價;處于青春期的中學生還容易受到功利化、娛樂化閱讀風氣的影響,對經典作品不感興趣等。但無論情愿與否,無論困難如何,整本書的閱讀已勢在必行。我們必須得具有“由單篇閱讀向整本書閱讀延伸的教學意識”,專家的說法也是邊學邊教。
        北師大二附中李煜暉老師圍繞經典名著閱讀建構出三種課型:在國家必修課程中實施專題閱讀教學;在校本選修課程中舉辦主題講座;在校本活動中開展自主研修。每一類課程都配有完整的學習方案,包括讀書指南、閱讀目標、閱讀資源、閱讀檢測。這些探索初步顯示出整本書閱讀的獨特功效,也讓我們看到未來的希望。整本書閱讀的意義和價值我們有目共睹,大家需要坦然面對這些現實挑戰。無論在現有課程體系還是在未來課程體系內,推行整本書閱讀書目都必須謹慎,否則很可能適得其反,變成教師和學生的負擔。
       總之,理論先行,實踐必須跟上,就讓語文教育改變教學方式和閱讀先從我們每一位教師自己的嘗試做起吧。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張琴   時間:2017-12-1  

 

 
版權所有 山西省臨猗中學校 | 地址:山西省臨猗縣府東街1105號 | 電話:0359-4038027
郵箱:sxlyzx@163.com | 制作:辦公室 | 維護:信息科 | 晉ICP備12000235號-1
热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